斜阳雨外

mijin.x:

走进《雪国》

       黄昏的景物在镜后移动着。也就是说,镜面映现出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晃动,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。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。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,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,两者消融在一起,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。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,那种无法形容的美,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川端康成 《雪国》

        太久没有看书了,以至于看到令人心醉的文字,居然不能够适应,走进川端康成的《雪国》,陷入一种生命无常的暧昧中,作为读者,居然对一切都看不清楚,只觉得一股寒意,从头到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驹子是喜欢岛村的,所以她每次都是趁着酒醉的时候来找岛村,岛村看驹子,大概就是一个较为欣赏的艺伎吧,只是较为欣赏,却不愿意做出一丝的牺牲。叶子也是岛村动心的女人,这个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病人的少女,最后用一种绝望的方式离开这个人世,大概就是在病人去世之后,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恐慌,生命一下子没有意义。我们大概太习惯于歌颂相互难舍难分的感情了,对于这种怯懦的爱情,觉得一种绝望的味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看完全书,我倒是觉得,我们的迷茫在于对某些情感本身意义的执着。我们歌颂爱情,冲破重重阻碍就值得歌颂,细水长流似乎就值得怀疑;我们歌颂母爱,紧要关头一命换一命就板上钉钉,母亲任劳任怨几十年洗衣做饭就稀松平常;我们赞颂友情,有危机时候帮助一把似乎才正确,平常时候愉悦的相处就似乎不值得一提。大概我们都太在乎外在的附加,而忘记了心灵的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无法评价书中的人物,因为书中的人物显得那么的犹豫,太像我们身边遇到的那些人,犹豫,面目模糊,生活就是有这样的一种本事,将我们放入一种情景,让我们看不清楚。我始终无法确定,岛村对于驹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,他对于她是不是有一丝的留恋,肉体的留恋到底算不算是情感的付出?我弄不清楚。如果两个人只有肉体的联系,那么肉体的交欢是爱恋的最后一步还是第一步?不管是第一步还是最后一步,这是不是说明,这肉体关系掺杂的有爱恋?

      岛村和叶子,并没有同驹子一样的感情,他对于叶子,是一种幻想式的欣赏,这种欣赏发自于他内心最真诚的情感,我可以感觉到,这才是爱情。可是这爱情更加的令人憎恨,它甚至不如岛村对驹子可疑的情感,就只是爱情而已。爱情在没有人破坏的时候,是没有任何力量的,我们不得不可悲的承认这一点,它会慢慢的消逝。我们歌颂的那些伟大的爱情,无一不受到阻挠,阻挠激发的不是爱情的力量,而是人性的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《雪国》很美,我却没有读到那令人醉心的力量感。人生放松一点过是很好,可是过于放松却并不是好事;人生不要太过于执着,可是一点也不执着,却也并不值得歌颂。《雪国》细腻,优美,读起来流畅,但是却并不积极向上。人生的无常我们可以觉得,但是将一切事物都定义为徒劳,却未免有些扫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日子里连音色都不一样啊!”驹子仰头望了望雪后的晴空,只说了这么一句。的确,那是由于天气不同。要是没有剧场的墙壁,没有听众,也没有都市的尘埃,琴声就会透过冬日澄澈的晨空,畅通无阻地响澈远方积雪的群山。  虽然她自己并不自觉,但她总是以大自然的峡谷作为自己的听众,孤独地练习弹奏。久而久之,她的弹拨自然就有力量。这种孤独驱散了哀愁,蕴含着一种豪放的意志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川端康成 《雪国》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斜阳雨外mijin.x 转载了此图片